医院新闻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医院新闻 >

援鄂日记(九)

2020-03-06 13:40 来源:普洱市中医医院 发布人:admin 浏览:

   只要平凡

  仔细算一算,来到武汉已经差不多半个月了。我们第七批援鄂医疗队已经顺利接管武钢二院专科住院部感染二区,所有的工作都已经有序开展。

  清晨5点半,位于江岸区龙居酒店内准备接班的我们陆续起床开始做着上班的准备。洗漱完毕后准备换衣服,近期武汉市天气寒冷,洗手衣下面必须穿一件贴身的衣物,以防感冒。外出用的衣服鞋子在一楼大厅,感控组的同志已经消杀过,只要下楼时换上即可。6点,热腾腾的早点已备好,出房间拿早点,我尽量轻手轻脚,怕惊醒了梦中的战友。本来每天早晨起床,我都有喝一大杯水的习惯,现在,这习惯不得不改变一下了,怕喝多了上厕所,所以就只喝小小一口润润嗓子。早点也不敢吃太多,只是随便吃一点,不饿就可以,再把房间门窗打开进行今天的第一次通风。

  六点半准时来到大门口集合,负责通勤的师傅已早早在路边等候。自打开始上班后,这样的顺序每天都在重复,我也在与司机师傅聊天中得知,这一套流程是很多人共同完成的。从早点到通勤,都有来自武汉市的志愿者为我们提供服务,他们都是自发的来自这个城市的各行各业,现统一接受政府调配,岗位虽平凡,但在无情的疫情面前却展示了对家园、对这座城市的无私大爱。

  在离武汉不远的鄂州,有一对4岁左右的小姐妹,妈妈被确诊为新冠肺炎患者,在医院治疗,姐妹俩无症状在隔离点隔离,当隔离期满离开隔离点时,面对消杀工作人员,小女孩懂事的微微张开双手,抬起小腿的时候,我竟然看着看着便哽咽了。一场疫情让原本应天真、快乐的孩子忽然间变得成熟、懂事。在武汉,在湖北,其实还有很多像这样的平凡家庭正经历着无奈的分离和无尽的牵挂,或是因为病毒而被隔离,或是因为工作而主动隔离,或是因为不想给国家添乱而居家不出,平凡的人,平凡的家庭,平凡的坚守,只为早日迎来那胜利的曙光!

  笑着笑着你就哭了

  来到病区,按照流程穿好防护服,我们变成了今年最流行的“大白”。同样的装扮,不说话基本分辨不出谁是谁,其实就算说话,一时也难以分辨这是谁,因为大家都戴了两层口罩。所以,只好在防护服外面写上自己的名字和地区。

  出发那天,因为太早,也很匆忙,都没有来得及和女儿告别,这段日子真是非常想念她。今天,我特意在衣服后面写下了“思雅在家要听话”,我相信她一定可以看到,她一定也想我了。

  进入病区后,患者和医护活动的场地是相对隔离的,这跟方舱医院有很大的差别,因为患者都是确诊病例,必须最大限度的限制活动,吃喝拉撒睡只能在几十平的房间里。我发现患者最开心的时候就是我们这些大白进入房间时,一个一个地仔细看我们身上写的字,和我们说说话,说得最多的还是“感谢云南,感谢白衣天使”,也谢谢你们,让我们感受到自己如此重要,如此地被需要。聊天中,最关心的还是核酸检测结果,因为这个结果直接关系到能否出院,一个年轻的女患者,开始还有说有笑,当说到需要再做一次核酸检测才能确定是否可以出院时,她几乎情绪失控,她说到底什么时候才能回家看看她那只有5个月大的孩子······很心酸,但没有办法,疫情面前必须自律,我们也只能尽己所能地安慰她。

  四个小时的班,要忍受的不仅是防护服里面的闷热,还有整个颈肩部的酸痛,护目镜水汽造成的视线模糊,双层手套的笨拙,双层口罩导致的缺氧和各种不适,还有被口罩和护目镜带子勒得生疼的头,仿佛戴了“紧箍咒”,但没有其他更好地解决办法,只有尽可能忍着。

  下班,这时脱防护服才是对我们最大的考验,每一步都要非常精准,一个人脱完差不多需要半个小时,全部人脱完至少需要一个半小时,我的体质算是好的,但这一轮下来也累得够呛。额头和脸上被护目镜压的深痕要三四个小时才能消除,但没有人在意这些,即使是这些平时爱美的小姐姐们。

  今天,最高兴的要数我们病区有三个患者可以出院了,暖心的护士姐姐为他们送上苹果,祝愿他们平平安安。

  希望武汉也快点儿好起来,加油,我们与你同在!

  防火 防氯 防同事

  下班后回到酒店,为了减少潜在的感染风险,酒店门口需要使用医用酒精进行全身的喷洒消毒,一不小心吸入一口,整个呼吸道都会非常难受,暴露在外面的皮肤粘膜也因经常受到酒精和含氯消毒剂的刺激而变得粗糙。

  进入酒店后所有的衣物都要进行再次消毒,直到进入房间也不能松懈,我们的房间都被划分为污染区、清洁区,进去后不能立即休息,必须进行严格的个人消杀,每一步都要严肃、谨慎、认真,所有队员都是如此,每天重复并执行着这些“规矩”。

  从医院到住所,消杀工作需要用到大量的酒精和含氯消毒剂,所以指挥部告诫大家要注意防火。因为酒精和含氯消毒剂结合会产生一定量的氯气,这是有毒气体,能迅速破坏人的呼吸道黏膜,所以大家还要尽可能防止吸入氯气,避免“非战斗减员”。

  尽管如此,酒店、医院、通勤车的空气中依然无时无刻都能闻到那股刺鼻的味道,很多战友出现类似感冒的症状,但没有人因此而抱怨,大家都明白消杀是必须的,我们接触过新冠肺炎患者,我们就是潜在的传染源,必须自觉做好隔离,回到酒店后除了拿饭,一般不外出,不串门,所以大家笑称“防火,防氯,防同事”。

  我所见到的新冠肺炎患者

  感谢医院和领导的信任,作为呼吸内科医生,我所接触的都是确诊的新冠肺炎患者。几天的接触,让我对这个病毒有了一些更为直观的认识。

  粗略统计了一下,我们病区患者年龄在22岁至88岁之间,65岁以上的占56%,22至65岁的占64%。通过病历中患者的病史了解到,98%的患者都是家庭聚集性发病,所以年龄越偏小一些的患者因为活动能力及范围增大,发病概率也就明显增加。新冠病毒已经经过了几代的变异,目前已经到了差不多5代以后,据专家数据表明毒力在逐渐减弱,但是病毒的传染力并没有下降,从防疫历史来看每次疫情发生后,最有效的药物都不可能快速、及时出现,最有效的还是采取隔离措施,这也是为什么一定要做好防护的原因,也是让武汉封城的重要原因。

  我们目前的患者中,普遍无症状的多一些,有症状的也是以咳嗽、呼吸道轻微不适为主,所以在治疗中没有过多的干预,我想这也是考虑过度治疗可能会带来新的问题。但几乎每一名患者都在服用中药,毕竟在这次疫情中中医药在治疗上取得的疗效就摆在那儿。每天,疫情指挥部都会按照我们统计的需求统一派送“肺炎一号、二号”的袋装中药。我在上一个夜班夜查房时特别询问了一下患者服用中药后的感受,大部分患者都说呼吸道症状会减轻一些,有少部分患者因为体质原因服药后会有腹胀症状。我在平时的工作中也遇到过类似的反馈,同样的病症,同样的药,不同的患者,不同的疗效,不同的感受,究其原因可能是患者脾胃虚寒,寒凉的药物服用后出现了脾胃症状。所以,我教患者药物尽量温服、餐后服,这样可以减少不适感,还有就是尽可能不要在服药期间食用豆类等产气的食物,事实证明我的方法很有效。

  中医药是我们传承了几千年的国粹,为中华民族的繁衍和昌盛作出了巨大贡献,相信经过此次疫情后,全国、乃至全世界对中医药会有一个新的、客观的、深入的认识。